黄金城网址_黄金城赌城-【赌博官网】

图片

首页>>党史园地
“生意兴隆” 的干切粉店
2006-11-21 11:36:29

 

“生意兴隆” 的干切粉店

 

 

  1949年初的一天,“劈里啪啦……”从驾鹤路颇家巷内传出一阵震耳的鞭炮声,“路记”干切粉店开张鸿发了。店老板路以初一副忠厚朴实的农民模样,熟悉他的人都亲切地叫他“二哥”。这会,路老板正忙着应酬前来祝贺的街坊邻居,嘴里不停地重复着“请多关照,请多关照。”

  干切粉店坐东朝西,毗邻驾鹤山和马鞍山。店里共有6个人,路老板一家4口,外加“记帐”的老贾和“总管”老陈。店铺是一栋二层楼的砖瓦房,店的主人是这样安排的:门口晒坪用来晒粉,楼下厅堂作磨米、切粉的场所,楼上是“帐房”,帐房内还摆了张樟木麻将桌。

  干切粉店开张后,几乎每天都有人到店里来买“粉”和谈“生意”。路老板也经常挑着货郎担,迈开一双铁脚板穿乡过圩做“生意”。

  一天,一个个子不高,稍微肥胖,脸色黑里透红的中年“商人”来店里买“粉”。交给路老板一个小包包,严肃地说:“二哥,这是一包很重要的东西,你要保管好。不经我的许可,任何人都不能打开来看。”

  来人是路老板的弟弟路璠。当晚夜深人静时,路老板在厨房的蒸粉灶后面开个洞。将小包包放进去,用活动砖封口,上面放上热水用的锅头。

一个周末的早上,老贾从帐房的夹墙里取出一份东西对路老板说:“二哥,请你把这送到西大路给裁缝店的粟老板。”

路老板挑起货郎担带着11岁的儿子路宁顶着凛冽的寒风,经过浮桥来到“粟记”裁缝店。环顾四周见无人盯梢,便闪身进屋。

  不巧,粟老板不在。大约等了一刻钟,粟老板回来后。交了东西,路老板父子俩又沿街叫卖去了。

  不料,路老板的行动被暗中在此监视的特务盯住了。于是,一条“尾巴”跟着他们到了颇家巷。

事隔一日,柳北游击队的两个“商人”来到店里,与老贾、老陈在帐房内围着麻将桌谈“生意”。

路宁兄妹俩在晒坪上踢毽子。

  突然,一个40多岁、腊鸭壳似的男人,右肩扛支鸟枪,直往店里闯。路宁见状大声喊道:“阿爸!有人来买粉啰!”

  听见喊声,在厅堂切粉的路老板便迎了出来,站在门口用结实的身板拦住他,象堵不可逾越的墙。

  “要买粉?”

  听见问话声,楼上的谈话声戛然而止,大家屏息静听。当弄清是闯进个生人时,4个人便故意将桌上的麻将搓得哗哗响。

  “我到马鞍山打鸟,想讨口水喝!”来人嘿嘿奸笑了两声,诡谲地说,眼里掠过一丝邪恶的光。

  当他伸手接过路老板递给的茶水时,又闪着狡黠的目光似逼非逼地问:“前天你到西大路干吗?”

  路老板心里一震,但仍装出漫不经心地答道。“送货呀。”并反问他:“你问这干嘛?”

  来人搪塞说:“随便问问。”说完还擅自闯上楼东张西望。只见楼上烟雾缭绕,4个人在津津有味地搓麻将,桌面上堆着乱七八糟的钞票。

“他们是什么人?”来人死死盯着路老板问。

路老板觉得这人行动诡秘,便警觉起来,机智地回答:“一个是我的表侄、本店的帐房先生,一个是店里的陈总管,这两个商人是来谈生意的,凑在一块打打麻将。”

  随后,路老板大声质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我……”来人结巴了。

  原来,这个“打鸟人”是柳州的中统特务头子徐癞派来的手下。刚才他看见两个生人进去很久,觉得可疑,便来个“化装”侦查。谁料什么也没“嗅”到,反倒碰了一鼻子灰。

  来人灰溜溜地走了。路老板立即向上级汇报了情况,上级组织认为这家伙不过是断头苍蝇乱撞撞而已,不必采取措施。

  19491122日晚,夜幕朦胧,热闹了一天的干切粉店显得格外宁静。路老板吃毕晚饭,正斜躺在竹椅上闭目休息。一个商人打扮的汉子急匆匆地来到店里,拍着路老板的肩高兴地说:“二哥,我们的队伍又打了胜仗,天快亮了。现有一个紧急的任务——送一包文件给柳北总部。由于国民党军队封锁得很严,前天派去的女同志受阻,你要想尽一切办法完成任务。”

  23日,路老板顶着星辰搭船直达柳城,按照地址找到了那位女同志。如何突破敌人的封锁线呢?两人经过认真地研究,最后决定装扮成走亲戚的“父女俩”,从水路走。

  合计好后,路老板便到江边去打听有无顺路船只。正巧第二天清晨有条运空桶的船只上融县①。路老板找到船主,佯说要回老家探亲,想搭方便船。船主见他忠厚便答应了。

  第二天凌晨4点,路老板就和“女儿”起床打点行李,摸黑赶江边。上了船,船主对路老板讲:“我们要趁天未亮偷出关卡。为防备万一,你扮作我的水手,你的女儿当我老婆的妹子。”并吩咐路老板将行李藏在一只空油桶内。

  天空还是黑麻麻的,船主和“水手”划起双桨,船在水面上疾驶。渐渐地,黎明前的黑暗悄悄地脱掉浓装,东方的天际隐隐呈现出鱼肚白。船只顺利地通过了水上哨卡,下午到了融县码头。

  这时融县已经解放了,路老板和“女儿”行走在解放区的大道上,两人的心情格外舒畅,步子也一不由得轻快了许多。

傍晚时分到达了永乐乡柳北人民解放总队队部。司令员莫矜激动地握着路老板的双手说:“二哥,你真是及时雨!我们正等这东西和解放军会师呢!”

看到这里,大家肯定觉得纳闷,这路老板是何许人?干切粉店是干什么的?

该到了揭开闷葫芦的时候了。

原来,这路记干切粉店是中共广西省农委领导人路璠委托他的哥哥路以初在柳州设立的办事处。路老板则是中共党组织的交通员。办事处建立后,上级派了代号为“老贾”的江明和化名为“陈科长”的陈乐思来站工作。

直到解放,敌人做梦也没料到在他们的心脏还藏着这样一个“秘密电台”。只要敌人一有动静,就被我们侦悉,通过干切粉店将情报及时地传递给各地组织,有效地打击了敌人。

 

(①解放前的融县是指现在的融水县和融安县)

 
附件下载:  
相关文章:
 

桂ICP备05009280号 桂公网安备 450202020001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