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城网址_黄金城赌城-【赌博官网】

首页>>党史园地
罗社长三求武装
2006-11-21 11:44:46

 

 

 

  抗日战争时期,在柳州北部活跃着一支由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游击武装,他们打鬼子,保护春耕,为百姓办事,深受百姓的爱戴和拥护。他们就是“柳州日报警卫队”。这支队伍拥有各种枪支六、七十支,这在当时来说已经是一支了不起的队伍。他们从哪里弄来这么多武器呢?下面讲的是罗社长三向尹专员要枪的故事:

  194411月,日军已逼迫桂林城。柳州专员公署已陆续撤出柳州,并在融县①成立桂北行署。

  在开往融县的火轮上,《柳州日报》社社长罗培元走过来靠近专员尹承刚身边坐下。

  “尹专员,这次撤出柳州,恐怕得有些时候才能回来吧。”

  “唉,战局的发展很难预料,这样的日子不知还要熬多久。”

  罗社长与尹专员从谈战争的形势,而后转到继续办《柳州日报》的问题上来。罗说道:“不管怎么样,我看《柳州日报》还是要办下去。敌后信息十分重要,不然日本打到哪里也不知道。”

  “那当然,稳定人心就要靠报纸的宣传了。”

  罗社长见尹专员没有放弃办报的念头,便进一步地说:“这次疏散,我们报社要远离专署,报社的电讯器材安全难以保证,专员是否可以考虑一下……”

  “现在的警卫力量很缺乏,我无力给你拨警卫人员。”专员边说边摊开双手。

  “我看我们可以自己警卫自己。尹专员是否给报社拨些武器。”

  专员思忖片刻说:“武器可以给你一些,不过要保管好,不可丢失。”

  “那当然,人在武器在,保证丢不了。”罗社长见设想搞武装队伍的计划实现了第一步,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

  日军不时地侵犯柳州北部,第二次攻陷了融县县城。桂北行署被迫迁到三防山区。

  此时,罗社长见又是一个机会,便实施他计划的第二步。

  天刚麻麻亮,罗社长就起床了,他从龙岸出发,走了两天多的路,才到达三防。

  罗社长与尹专员围炉纵谈了一天一夜。从国际到国内,由国内谈到各地见闻,而后谈到报社的情况。罗社长说道:“继续出版《柳州日报》,对沟通信息,安定民心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但我们遇到了困难。”

  “遇到什么困难了?”尹专员问。

  “报社的通讯器村和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有来自日军的,还有来自土匪方面的。再说粮食问题得不到保证。”

  “困难是要解决的,你的意见如何?”

  罗培元见尹承刚征求他的意见,就迫不及待地说:“我想把报社员工组成一个警卫队,再配给一些武器弹药,这样报社的器材和人员的安全就有了保障。警卫队是直属行署的武装,专员给下个手令,我们所到之处,征粮问题就好办了。”

  尹承刚想,报社这批人总是要管饭吃的,组织一个武装队伍也好,到时也许可以用得着,便满口答应了。

  第二天罗社长拿到了尹承刚的手令,领了武器,请好挑夫,准备登程回去。专署有个人称王老虎的特务头子对罗的行动有所察觉,但又抓不到什么把柄。他见罗培元提走武器,只好提出来要看公文。罗怕闹僵了不好,便说道:“这事是专员核准的,我们一起去见专员吧!”王老虎知道罗到报社来就是尹专员原来的上司林虎将军推荐的,尹又十分器重罗。他不敢硬来,万一与罗搞僵了,于自己今后不利。便同意去见专员。事又不巧,专员已经去了黄金乡。王老虎装着很抱歉的样子说:“很对不起,公事公办,只好等专员回来再说了。”王想方设法拖住罗社长。

  “那是,那是。”罗社长应付着。

  罗培元此时心急如焚,专员不知哪天才回来。夜长必梦多,万一变卦,自己原来的计划岂不落空。罗社长脸上露出愁云。

  罗培元回到住处洗了个脸,便出来四处走走,他发现有生人在他住的周围出没,估计是王老虎暗地派人监视他的行动。

  吃过晚饭,罗社长到小河沟洗澡,他一边哼着抗战歌曲,一边在搓洗换下的衣服,看样子他是在耐心地等待专员了。

  雄鸡刚叫过两遍,罗培元就消消起床了,他叫醒挑夫,匆匆整好行李,挑起武器,顶着墨色的天空,抄小路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了三防。

  一星期后,罗社长接到尹专员的电报,要他迅速前往黄金乡。罗培元想莫非是王老虎在专员面前捣什么鬼,是凶是吉难预料。罗社长急忙前往黄金乡。

  “你来得正好。”尹专员一见罗社长便说:“接省府的命令,桂北行署要立即迁往桂东,省府担心桂东出事,要加强桂东的工作。”他停了停又说:“我们走了,你们要留下,我给你们再拨些经费。”

  对罗培元来说,经费固然重要,但武器比经费更重要。他便借机提出:“行署要走了,我们少了保障,专员能否再给我们配些武器,万一有了事我们也好应付,最好配给一两挺机枪。”

  专员略加思索:“好吧,再给你拨些武器,机枪少,不好办,以后再说吧。”专员说完立即给罗社长写了批条,便匆匆去处理他的公务了。

  罗社长内心有说不出的兴奋,他急忙领了经费和武器,雇来两个挑夫,一大早便匆匆上路。

  罗社长一行三人,沿着一条通往龙岸的小路,走了半天连个人影也没碰见。罗社长原想不走大路,可以避开过往行人的耳目。现在这条偏僻的小路,又担心有土匪出来打劫。他们走过一片小土丘,再下到一个坳,有一片低洼地,四周灌木杂草丛生。走近低洼地,罗社长发现有人鬼鬼祟祟地从灌木丛里探出脑袋,他立即机警地掏出驳壳枪。

  “站住,不许动!”嘶哑的地声从罗社长的北后传来。罗社长紧握手中枪,迅速回转身来。

  这时已有七八条枪将他们团团围住。为首的两个人,高个子的满脸横肉,满嘴的牙齿火烟色,眼露凶光。另一个身量稍矮,年纪稍大,黄面皮,深眼窝,看上去都不是穷苦人出身,罗社长想,真的遇上土匪了。

  “你们想干什么?”罗社长毫无惧色。

  “干什么?再清楚不过了。”高个子傲蛮地说。

  “把枪放下,把东西统统放下,不然别想过去!”矮个子边说边做放下东西的手势。

  “你们不要胡来,我是《柳州日报》社的,有公务在身,倘若你们不听,日后你们不好交待。”

  这伙人一听说是《柳州日报》社的,有点半信半疑。罗培元掏出工作证,高个子接过工作证看了看:“罗社长,久仰,久仰!真是有眼不识泰山,请多多包涵。”高个子接着又说:“本人从小心习武,但一贯敬重读书人,这次能与罗社长相会,真是三生有幸,罗社长如不嫌弃,请到寒舍喝一杯。”

  罗社长赶忙告辞:“公务在身,后会有期,后会有期。”

  1945年元旦这天,龙岸下珠村比任何地方都热闹,以《柳州日报》社员工为主体,以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人罗培元为队长的柳州日报警卫队正式成立了。这支队伍一建立,就完全接照新四军、八路军的办法训练军事,学习政治,去发动群众,组织群众。用他们的话来说,叫做“吃国民党的饭,办共产党的事。”

 

(①解放前的融县是指现在的融水县和融安县)

 
附件下载:  
相关文章:
 

桂ICP备05009280号 桂公网安备 450202020001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