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城网址_黄金城赌城-【赌博官网】

首页>>党史专题
试谈柳州地下党如何保存自己战胜敌人
2006-06-05 16:31:49

试谈柳州地下党如何保存自己战胜敌人

 

刘 明 文

 

    中共柳州地下党组织是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的一个组成部分,是广西地下党的一支特别能战斗的队伍。她诞生于大革命时期的1926年7月,土地革命战争初期被国民党反动派破坏。1937年3月,柳州地下党重新建立,直至1949年11月25日柳州获得解放,她一直在敌人心脏地区战斗不息,她经受了1943年“一月事件”反共势力的镇压与摧残,牺牲了1名党的领导干部,被捕去1名党员,以极少的损失,赢得斗争的胜利,党的组织始终屹立在龙城柳江两岸的土地上。她在斗争中不断发展壮大,由最初的3个党员发展到240余名,活动据点由3个点扩展到40多个点。她为柳州的解放,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为什么柳州地下党能够在国民党桂系军阀残暴统治下坚持斗争至解放,如何做到了保存自己战胜敌人的呢?

    我认为,柳州地下党取得胜利首先是党的性质所决定。因为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是中国各族人民利益的忠实代表,是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作为自己的行动指南,得到人民的拥护和支持。而国民党则相反,它是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法西斯党,它政治腐败,经济崩溃,欺压人民,剥削人民,遭到人民唾弃。

    其次,柳州地下党有党中央、南方局、香港分局(后改称华南分局)、广西省工委等各级党组织的坚强领导。重建的柳州地下党历届领导人大部分是抗日战争初期入党,他们都是血气方刚的青年人,富有革命朝气和胆略,有城市工作与农村工作的斗争经验,政治素质好,文化程度也较高,一般都经受过斗争的锻炼和考验,都有独立工作的能力。“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

    第三,柳州地下党坚决执行党中央制定的我党在国民党统治区的基本路线和方针政策。众所周知,党中央总结了使革命遭到极大损失的陈独秀、李立三、王明等领导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和“左”倾盲动主义的经验教训,制定了“一方面尽量地发展统一战线的工作,一方面采取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政策”、“对于国内各阶级相互关系的基本政策,是发展进步势力,争取中间势力,孤立反共顽固势力”、“在和反共顽固派斗争时,是利用矛盾,争取多数,反对少数,各个击破;是有理、有利、有节”(毛泽东《论政策》)等一系列对敌斗争的基本政策和策略。解放战争时期,党中央多次指示各省地下党,要灵活运用“公开与秘密”、“合法与非法”、“进攻与退却”、“大胆放手与谨慎细心”等既区别又结合的斗争策略。

    由于柳州地下党坚决贯彻执行党中央黄金城赌城:隐蔽斗争的政策及策略。在组织上实行三线配备,在开展群众斗争时灵活运用斗争策略,所以党领导的湘桂黔铁路大罢工、柳中的“六·二”运动、柳师反饥饿斗争、龙中的“寻师”运动等较大的斗争,都取得了胜利。尽管军统、中统、桂系等特务组织拼命搜寻我觉地下组织,但始终未能得逞。党的政策和策略是对敌斗争的指针和锐利武器,是党的生命。没有符合中国革命实际的政策和策略,革命就不会取得胜利。

    第四,正面战场上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英勇作战和农村游击区日益发展的武装斗争以及取得的胜利,加快了革命的进程,有力地支援了党在国民党统治区的地下斗争。柳州地下党与柳州地区农村的党组织和游击武装力量联系紧密。城市党组织为农村输送干部,协助采购军事物资,提供情报。农村为城市疏散隐蔽干部提供方便。柳州地下党还在城郊农村发展组织,建立有武装保卫的掩蔽所和工作据点,有效地防止了敌人的破坏活动。

    第五,柳州地下党严格遵守和执行党的秘密工作条例。党的《秘工条例》,是广西地下党积20多年地下斗争的经验教训,从实践中总结出来的。符合广西地下斗争规律的隐蔽斗争的方式与方法,是保存自己战胜敌人的法宝。实践证明,凡是严格遵守和执行《秘工条例》的党组织或党员个人,都能在艰险复杂的环境中生存下来,并且保证了地下斗争的顺利开展。反之,则遭到敌人的破坏。柳州地下党经常教育党员和外围群众组织成员严格遵守和执行《秘工条例》,凡有违反者,轻则批评教育,重则给予党纪处分,或停止关系,或转移撤退。

    《秘工条例》共有14条规定,例如领导机关要灰色,有群众掩护,领导人要有职业掩护,住地不发动斗争,不作下级接头处;党员要取得合法身份为掩护,生活作风要正派,服装要合身份;要注意搞好邻里的群众关系,密切注意周围的事态及动向;凡组织上与自己无关的事或不必要知道的事情,不要过问;非经正式手续,不接受关系;斩断一切横的关系;接头地点应挂安全信号;经常准备口供及证件;绝对服从撤退命令;万一被捕应力图逃脱,迅速通知组织;如逃不脱,应作必死准备,绝不当叛徒等等。柳州地下党历届领导人是遵守和执行《秘工条例》的模范。他们密切注意形势和环境的变化,多次转移更换领导机关及其住地,对于上级发出要他们撤退的命令,都能坚决服从,按时转移,决不对敌人抱幻想或留恋城市生活。例如地下党领导人杨烈、路璠、吴赞之、熊元清等同志,都奉命撤退到农村工作过。特别是在1949年有一批党员和爱青会员,因在斗争中暴露,他们绝对服从撤退命令,舍弃一切,立即奔赴游击区打游击。可以这样说,柳州地下党有坚强的组织性和纪律性,广大党员的政治素质是好的。1937年柳州地下党领导人陶保桓不幸被桂系军阀逮捕,他在狱中受尽严刑拷打,始终坚贞不屈,不暴露党的机密,最后被敌人杀害。陶保桓是柳州地下党人的典范。

    第六,柳州地下党的统战工作和内线工作做得好,有效地保卫了党的安全。以解放战争时期为例,柳州地下党一方面重视在群众中广交朋友,搞好团结,以“发展进步势力,争取中间势力,孤立反共顽固势力”,一方面指派优秀党员利用各种关系去做地方上国民党中上层人士和民主人士的工作,团结教育争取他们站到革命这边来。地方进步知名人士、龙城中学校长高天骥成为我党挚友后,大量安排和掩护地下党员在该校任教,支持我党在龙中开展民主运动和发展组织。又如当过国民党校级军官和县长的民主人士陈如平,将特务行将逮捕我党人员的情报通知我组织,有效地营救了那个同志脱险。民主人士黎达愚和吕昭仁多次掩护我党同志,并为我党保管一批武器。在国民党县政府、警备司令部、军统特务组织里,均有地下党员和外围组织人员在作内线情报工作。这些同志“白皮红心”,机智勇敢、忍辱负重地为党工作,使党组织及时了解和掌握敌人的动态,多次瓦解和防止了敌人搜捕我党人员的行动,有效地保卫了党的组织安全。例如柳州解放前夕,国民党柳州警备司令部决定在11月23日全城戒严,搜捕我地下工作人员。隐蔽在该司令部的民主人士联合会会员获悉后即向地下党报告,党立即疏散转移人员,使敌人阴谋破产。

    1949年10月,桂系特务头目韦贽唐面对地下党的日益壮大感到震惊和忧虑。他在《为本党本团统一组织告团员书》中发出哀鸣:“吾人深感今日之共产党,有巧妙的宣传技术,煽惑国人,扰乱国际间视听,颇收成效。其组织严密,作风残酷……”姑不论韦贽唐的讲话带有诬蔑我党的言词,但是他毕竟承认了我党的政治主张和宣传工作是“颇有成效”的,我党的组织的确是“严密”的,我党敢于斗争敢于胜利和百折不挠的革命精神,以及密切联系群众的作风,对他们来说是够“残酷”的。柳州地下党负责人熊元清和胡习恒,从1941年至1949年始终身居虎穴——国民党柳江县政府,以合作指导员身份为掩护,领导地下斗争,敌人更是闻所未闻。解放初期,原国民党柳江县县长韦瑞霖在桂林期间向解放军投诚后,在应邀参加柳州市人民政府招待地方人士的宴会上,见到地下党负责人原来就是他的部属时,惊讶万分。柳州的军统、中统、桂系特务,多年来阴谋破坏我党组织,均未得逞的原因,从韦贽唐的哀鸣和韦瑞霖的惊讶之中,也可找到一些答案。

 
附件下载:  
相关文章:
 

桂ICP备05009280号 桂公网安备 45020202000195号